武林秘史之侠骨留香   青青草,撸出激情,深爱五月天A V,怡红院电影,涩妹妹,超碰在线视频   加载中
***********************************这个文章大概是我04年左右初次尝试成人写作时写的,当时在海岸线陆陆续续发了前几章。后来由于有点事情,后面的结尾一直没有完成,前两天在电脑中翻了出来,一时兴起完成了这部书。
  现在发的是旧文,不收费。后面发新写完的,收个小费象徵一下。
  大家新年快乐!
  ***********************************楔 子
  我心急如焚的疾驰在官道上,不停的抽打胯下坐骑,两边的景物向后飞闪而过。「爪黄飞电」是我最心爱的一匹马,据说是大宛名种后裔,一年前我花了重金把它从一名西域胡商那裏买来,平时可是连一点委屈也不肯让它受。但现在我已经御马狂奔了一整夜,足足跑了近二百里,连一刻也没有让它休息,而我自己也是一夜滴水未进。
  一轮红日已经迎面升起,灿烂的阳光晃的我眼睛几乎睁不开。路上已渐渐有了行人,道旁的水田裏已经有农人开始劳作。柔和的晨风打在我的脸上,竟然有些隐隐作痛。我嘴裏发干,喉咙快要冒出火来。但顾不得这许多了,我狠狠抽了几下坐骑,双腿一夹马腹,继续迎风狂奔。
  过了数裏,转进道左林中一条岔路。
  这条路平时甚少有人走,路面颇不平整。我一夹马腹,爪黄飞电的速度不减反增。穿过树林绕过一座小丘,远远看见一座不大的庄园坐落在前面的山坡上。
  庄园青砖灰瓦,大门半开,一个青衣罗帽的家丁正在大门外扫地。他听见马蹄声转身看来,我已经毫不留速的沖到近前。见是我,他赶忙迎了过来,恭声叫道:「五爷。」
  在离门还有三、两丈的地方,「爪黄飞电」突然前蹄一软,一声悲嘶,竟然力竭摔倒。我双足用力点蹬,在爱马摔倒之前离鞍而起,掠进大门。脚尖在台阶上一点,翻上照壁,再一点,掠过一大片空场,落在正堂前。
  几个正在忙碌的家僕惊讶的看着我,不过没有时间和他们啰嗦了。我施展身法,几个起落,熟门熟路的穿庭过院,落在一处独立的院落前。
  「但愿还赶得及。」我心中默默的祈祷。
  眼前的小院竹门竹篱,院门紧闭,透过门上缝隙隐约可见院内有一座小屋。
  我等不及敲门,一提身淩空越过篱笆,抢步到了房门处。从昨天傍晚开始,直到此刻,我方有稍停。在门口站定,我只觉得口乾舌燥,心脏不争气的狂跳不止,似乎要破胸而出。
  喘了几口粗气,我勉强镇定下来,功聚双耳,房内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透过竹门,似乎能感觉到逼人的寒意。我的心立刻沉了下去,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畏缩。我突然有些希望此刻自己没有身处此地。
  「也许什么事都不会发生。」我在心裏对自己说,摇摇头驱走心中杂念,一咬牙我推门而入……
  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一切都无法挽回。院外传来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和喧哗声,我站在那裏,脑子裏一片空白,双手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经过一路急奔,此时身上热的难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不住滚落,有的流进眼睛裏,再滑过面颊流进嘴角,味道有苦有鹹,也分不清是汗还是泪。
  「已经没什么可做的了。」我呆呆的看着地上的那具尸体,脑子突然闪过这样的念头。
  (一)
  我站在长桌旁,看着桌上停着的尸体,心中悲愤、愧疚交缠在一起,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我左首是一个头陀打扮的壮汉,长髮披肩,额头上箍着一个月牙箍,身材雄壮,肩宽背厚,身上四肢关节无一不比常人粗大一号。他使劲的捏着双手,咯咯作响,还不时恶狠狠的瞪着我,脸上充满怒气,连额角的一道刀疤都扭曲起来。
  他是我结义兄长之一俗家姓鲁,长的虽然兇恶,为人嫉恶如仇,一身硬功,两把戒刀,十分了得。由于脾气火暴,江湖中人送他个绰号「火头陀」,他的法号倒渐渐没人知道。
  我右首站着一名身着儒服的青年,二十三四模样,国字脸,面皮微黑,浓眉大眼,此刻却双眼红肿。
  这青年正是我的另一个结义兄弟葛志平,江湖上人称「横刀书生」,江湖中做书生打扮的好手一般都爱用剑、扇子、判官笔一类轻灵风雅的兵器,我这六弟却偏偏背了一柄厚背单刀,因而得号。他平素为人朴实端方,只是常常犯些书呆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