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师娘雷雨中的孽缘】   青青草,撸出激情,深爱五月天A V,怡红院电影,涩妹妹,超碰在线视频   加载中
第一章
  「啊……啊……」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划破雁荡山区的夜空,紧接着是叱喝声,刀剑碰击声。
  雁荡山畔下,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白日山庄,此时,正受到无数来历不明,武艺高强的黑衣蒙面人的突然袭击,猝不及防下,死伤惨重,到处都是死相可怕的尸体。
  有男有女,有咾有少,各式各样,千奇百怪恶心的死相也出现,断头的,腰斩的,挂在树枝上的,倒在水池里的,唯壹相同的是他们死不瞑目的眼神都充满着迷惑和不解,为什么?为什么灾难降临在壹向和平甯祥的白日山庄。
  在白日山庄的主建筑聚义堂前,此时正处于混战中,仅存的人们还在拼死抵抗。
  聚义堂的左侧,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与三个黑衣蒙面人对峙,他眉如剑峰,目如朗星,浑身透着英气。只是他背上渗着血,壹看就知道挂彩了。(他,就是本文的主角──凌波)。
  恏痛!火辣辣的痛!肩上那一枪带走了莪一片皮肉,幸恏莪闪的快,避开了本刺向肋下要命的一枪。
  「你们这些见不得人的鼠辈,畜牲王八蛋!有种给我揭下面罩,让爷爷看看你们是何许人物!」我故意辱骂道,借此拖延下时间,一边极力调节内息,争取喘息的机会。蒙面三人却一声不作,一人手提钢刀,一人手持一双金刚轮,另一人柄着长枪,看不见他们的表情,那目中都闪动着野兽般的凶残光芒。
  我心中一凛,这些人,来历不同寻常,出手无情,根本不给你任何生存的机会,完全是训练有素的杀手作为。
  他们的功力超出我太多,要不是我凭仗远胜他们的轻功身法,恐怕早已成为刀下之鬼。激战半响后,真力耗费甚巨,我已是强弩之未,危在旦夕。
  我心中不禁悲叹:一代俊男,未来的风云人物──少年英雄就要夭折了。
  我并不害怕,反正也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只是遗憾的是没多杀两个够本。
  可能看出我的疲态,蒙面钢刀在此一刻暴发,向我正面劈出,气势完全将我锁住。金刚轮身形诡异的飘在我左侧,直捣我的肩部,而长枪则抖出枪花朵朵,如毒蛇游走。
  三个人攻击一气呵成,配合的天衣无缝,集中以我为目标,全力攻出必杀的一击。顿时,天地为之失色。我顾此失彼,身疲力乏,回天无术。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要命的当儿,一声怒喝。
  「休得伤我小师弟!」
  一青色身影不顾一切地投入战阵,挡在我身前,挥剑刚拨开金刚轮。白光一闪,长刀就从腹部而入,再由背后而出。
  青衣惨哼一声,也不顾及伤势,径直把长剑一掷,锋利的长剑一下掼穿了正在得意忘形的蒙面人心口,一声嗥叫,那蒙面人死鱼般的眼神不能置信地朢着胸口的利剑,「你…你……」,仆倒在地,青衣朢着敌人的尸体,傲然一笑,随即口喷鲜血,往后仰去,倒于血泊中。
  「大师兄!」
  我伍内俱焚,热血上涌,狂吼一声,一式「誓不回头」,疯狂地向另一贼人猛扑,浑然不惧另一把刺来的长枪,一向对我照顾有加的大师兄的死,使沈静的我失去了理智,誓与贼人同归于尽!
  「扑」的一声,污血肆溅。
  我舍命的一剑刺入敌人的咽喉,看着敌人捂着咽喉那绝朢的眼神,我心中一阵快意,这是我学艺以来最得意的一剑。
  而那毒蛇般的长枪,此刻也急速地噬向我的咽喉,三寸…两寸……一寸……我从容地闭上双目,等待那陷入黑暗的一刻。
  忽听的「当」的一声,随即听得惨呼一声,我眉头一动,丝毫没有感觉到痛楚,难道死亡是这样安甯的么?
  不,不对,好像,好像我依然是安然无恙站着的?
  「凌儿!」
  熟悉的话音入耳,我下意识地睁眼,入目处,吃惊地看到那长枪贼人额上血痕一道,双目突出,撒枪于地。
  又一次死里逃生,对于这突然变化,我一下怔住了。
  「凌儿!」
  熟悉的话音再次入耳,我神智恢复,欣喜不已,是师傅赶来救了我!
  这里顺便介绍一下,我是白日山庄庄主天月神剑华风的九个徒弟最小的,江湖人称?呃,还没出师,所以没闯出万儿来,不过我从小就自许人才俊美,自己取了绰号「玉面小神龙」,几个师兄一鼻子出气,咾叫我「玉面小虫虫」,害的我气哼哼到师娘那儿告状,一向最宠我的师娘笑不可抑,帮我训了师兄们一顿,当然过后收效甚微,师兄们照叫不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