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鏖战的劲爆荷花池畔】   青青草,撸出激情,深爱五月天A V,怡红院电影,涩妹妹,超碰在线视频   加载中
冬梅馆, 碧波亭。 荷花池畔, 清雅竹亭。
  月朗星稀的初夏之夜,百花宫冬梅馆馆主诸葛燕手扶碧波亭檀木护栏,秀眉微蹙,神情羞涩。在那件月白色的云罗纱衣近乎透明的薄纱之下,便是她那若隐若现曼妙诱人的婀娜娇躯。高耸坚挺的双峰,盈盈一握的柳腰,晶莹圆润的粉臂,修长白皙的玉腿,无不散发着致命的诱惑。薄纱下隐约可见的翘臀浑圆丰腴,更是摄人心魂。
  从那碧波亭外的荷花池畔,连绵不绝飘来阵阵娇媚呻吟,那是令她面红耳赤令她玉面阵阵发烫的男女交欢声。馆主诸葛燕功力深厚目力极佳,尽管月光朦胧,但在那池畔竹亭内男欢女爱灵肉交合的场景可谓是尽收眼底。如此羞人的场面自是令她的春心荡漾,看似平静的心湖正泛起涟漪阵阵。更何况,作为馆主的她深知,除非奇迹发生,否则最后一个与摧花魔君交欢的人便是自己。
  那里是没有硝烟的战场,香艳的场景却难掩死亡的气息。碧波亭视界极佳,诸葛燕看到竹亭外绿树掩映下的小土山上那正在整齐列队的馆女,排在最先的那个馆女已是全身赤裸。同伴们挥动粉拳为她打气助威,有些害羞却故作大方的她低头浅笑,她已经做好了进入竹亭的准备。
  竹亭内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肉体旁边,还站着一个玉面羞红捂乳遮脸的馆女,她因为处女的娇羞而不敢睁开眼睛。但那销魂蚀骨的淫靡之音却直灌心扉,使她的下身不由自主开始湿润起来,晶莹的玉液开始分泌。即使紧并着双腿,目力极佳的诸葛燕仍然看到了白色透明的液体在顺着光洁的大腿滴落。这又是个很容易便被调动起情欲来的女孩子,摧花魔君撩拨她达到高潮太容易了。
  竹亭边那不高的小土山临水沿坡处原本翠绿的小草和争奇斗艳的花木连同竹亭下登岸码头的台阶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月白色。诸葛燕知道那都是百花宫冬梅馆宫女脱掉的纱衣,还有束胸、亵裤这些贴身的纱制小衣,那不高的坡顶就是她们的宽衣解带之处。虽然质地有所不同,但都是统一的月白色。
  现在一件件的纱衣还在不时添加,孤单地飘落,有些甚至已抛到了湖中。这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它的主人再没有机会穿回去了。目力极佳的诸葛燕扫过竹亭下登岸码头那纱衣覆盖的台阶处,那本是纯洁无暇的月白色的色泽正在渐渐加重,并不断蔓延,最后延伸到湖水之中。诸葛燕的心在颤抖,她知道那是百花宫冬梅馆馆女们所流出的贞血。
  淫靡的呻吟声戛然而止,随即一具曼妙白皙的赤裸胴体从竹亭内飞出,落到数丈之外的池畔平台上,那里已经堆满了白花花的一动不动的肉体。略显沉闷的撞击声遥遥传来,诸葛燕清晰的看到那个馆女白净的肉体在热血的润滑下慢慢滑动,然后缓缓坠落,伴随着噗通一声溅起一朵带着血色的水花,缓缓坠入了池中。皎洁的月光下,从平台到竹楼有一条长约数丈宽约丈余的白练泛着银光,那里池水的色泽明显要比别处要深。诸葛燕明白组成这条白练的的就是姐妹们那赤裸的青春胴体,那池水色泽的变深是因为汇聚了太多的姐妹们的血。
  这平台本是百花宫宫女们用来表演歌舞诗赋展示才艺的地方,现在已被白花花的肉体铺满了。很多的馆女因平台无法容纳而坠入了池中,她们赤裸的胴体密密匝匝正如美人鱼一般随波起伏飘荡。从下阴处喷涌而出的热血在不断积聚,把那些白皙粉嫩的赤裸胴体渲染上斑斑猩红,不仅染红了平台,最后汇聚成小溪滴滴答答落入池中。
  因为池塘的出水口就在竹亭下,漂浮着的裸尸不会逆流而上,所以顺着水流沿着平台直到竹亭一线形成了这样一条明显的裸尸血带,也染红了这一片水域的池水。虽然荷花池大部分水域未受影响,但是诸葛燕仍然嗅到了那阵阵血腥的气息。
  摧花魔君把前一个咽气的馆女抛出,转身便把还在那里捂乳遮脸傻站着的那个馆女按倒,让她接替了位置。淫靡的呻吟声再次响起,在竹亭外轮到的馆女已赤裸着自动跑了过来,以同样的姿势站在了那里,下一个馆女则迅速的褪去纱衣。她们之间的配合很默契,有趣的是她们所做出的这些姿势大同小异,似乎在私下练习过一般。
  百花宫冬梅馆馆主诸葛燕正直双十年华,她生来就是为做这一件事。四十年前,江湖出了一个采花大盗,自号摧花魔君,出道不久便已连续淫了数十个妙龄江湖女子。最为令人发指的是,这些女子都非自杀却无一生还。受辱的女子全身不着寸缕,这在一般采花案中是常见的。但怪异的是她们的面容都很安详,而且还带着满足怪异的微笑,似乎是在极度的愉悦中死去的。她们除了下身遭受重创贞血淋漓之外,全身再没有任何伤口,死因具为脱阴而亡。